特別關注丨63年前的今天,中國船級社的前身船舶登記局誕生

首頁 / 特別關注丨63年前的今天,中國船級社的前身船舶登記局誕生

八月一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節,已是家喻戶曉。其實,這一天同樣也是船舶登記局(中國船級社的前身)的生日。對此,除了業內人士,外界卻鮮有人知。

時光倒轉,1956年8月1日,經過5年艱苦籌備的中國船舶登記局宣告成立,由此,以船舶入級與安全監督為己任的中國船舶檢驗機構破土而出,在國家計劃經濟中穩步發展,成為我國水運交通安全保障的

1951年3月20日至4月14日,第二次全國航務會議決議,在交通部現有海運、河運和航務工程三個總局之外,成立船舶登記局,并且經過政務院5月25日第86次政務會議決議批準。這是交通部文件中,第一次出現“船舶登記局”。同年11月在交通部機構表中列有部長及副部長直接領導的船舶登記局,編制25人。

1952年8月29日在向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的報告中,講到決定成立船舶登記局,先行籌備。9月29日陳云署名的財經委員會批示:同意積極籌備建立船舶登記局。

1956年6月30日交通部填報的“中央機關編制名額統計表”中列有三個總局和船舶登記局,船舶登記局編制20人。

1956年8月11日交通部發布“關于機構改組的通知”。交通部的機構設置已從總局制改為職能局制。三個總局已撤銷,船舶登記局仍保留,編制24人。

1956年船舶登記局成立之后,交通部對其屬性進行了明確,于1957年6月17日以交船(57)章字第48號“關于建立船舶檢驗機構,加強船舶技術監督工作的指示”中規定:船舶登記局目前為部內的職能局。

1957年張致遠局長曾經組織草擬船舶登記局組織章程,除登記局內同事外,還邀請登記局外的人員參加。在其第五次討論會上,部法律室唐鴻烈主任說:交通部實行的是職能局制,船舶登記局是職能局,不需要單獨制訂組織章程。從而終結了有關船舶登記局組織章程的討論。

從以上情況看,那時交通部認為船舶登記局是職能局,并且已經過五年的籌備,具備了成立的條件。在部機關由總局制改為職能局制時,與其他職能局一起宣布成立,也是可以理解的。這也許是船舶登記局正式成立時沒有單獨的專門批件的一個可能原因。印象中,謝中峰局長1958年到任后,曾找過批件,沒有結果。他還曾多次談到船舶登記局從事的檢驗監督,不僅在交通系統內,還涉及全國航運、造船、漁業以及船用設備制造業,同時還從事國際業務,要代表國家簽發船舶證書,應該是一個獨立的行政執法單位,不應僅僅是交通部的職能局。話中的意思是應該有個單獨的成立文件。但是,到1958年再提此事,已時過境遷。看來成立前后就是這樣定位的。


圖為1956年船舶登記局成立時的辦公地——北京北兵馬司交通部大樓

1956年交通部機構改組,是在夏天,不記得開大會宣布,只是按通知,調換一下辦公室。其實,關于這次機構調整,由總局制改變為職能局制,幾乎涉及到原來每個局室和大多數人,雖沒有大張旗鼓,張燈結彩,也沒有在報紙上宣傳。但位于交道口交通部大院內部那是極為熱鬧的。新機構要有新氣象,不僅更換了單位名牌,還把新辦公室進行了大掃除。尤其是船舶登記局,大家都非常高興,經過多年的籌備,終于正式成立了。原來大家都擠在一間辦公室里,現在不僅增加了局長辦公室,還有一間可供局長助理、主任工程師辦公的房間。

1956年初,交通部黨組開始研究船舶登記局局長人選。船舶登記局是對船舶進行技術監督機構,由于業務專業性強,作為局長候選人必須要具備較高學歷,同時兼具較強的業務能力。所以在選定領軍人物這件事情上非常慎重,交通部黨組還專門就候選人名單進行了多次討論。

第一個進入局長候選人名單的是茅理,他是高級知識分子,雖沒有造船、航運方面的資歷,但是學歷較高。第二位候選人是李景天。同樣,李景天也是高級知識分子,且個人能力很強,一直在交通部物資局工作。組織上決定任命茅理為船舶登記局局長,次日相關部門報告茅理由于身體原因無法立即上任。于是,部黨組決定先由李景天代替,還另配備了副局長張更生和鄭克昌。但是,情況總是復雜多變,那時交通部缺乏合適的干部,李景天工作任務安排的太多,實在脫不開身,加上船舶登記局局長的人選最好具備一定的業務能力。眼看交通部機構調整在即,而第一候選人茅理仍然在醫院,一時也無法任職。于是8月1日,部黨組再次專門召開討論會,研究確定船舶登記局局長人選,當時的實際情況是,船舶登記局籌備處成了部屬一級單位,但仍然掛靠在海運管理總局,副局長張致遠有時處理有關事項。張致遠副局長還指定蔣希源為臨時團支部書記,協助分配工作。同時,交通部又從福建省交通廳調來丁奇中。為進一步提高他在船舶檢驗實踐經驗方面的能力,曾派他去東德監造我國訂造遠洋貨輪。張致遠副局長主管了派遣事宜,并指定從大連實習回來的譚永賢和吳晞初一同前往。

張致遠副局長是北京大學學生,參加革命后去了大連,在調北京前任大連港務局副局長,主管機務。之后任海運管理總局主管機務副局長。經過部黨組研究后一致認為張致遠是最適合任船舶登記局局長的人選。但他是副局級,于是立即報中央組織部批準,晉升為正局級,并于10月10日正式任命他為船舶登記局局長。同日,他以船舶登記局局長名義向交通部寫了簽報。自此船舶登記局領軍人物正式確定。

1957年5月張致遠局長召集局內部分同志,研究向部里寫船舶登記局遷上海的簽報,說是部里的決定。那時交通部與全國同步,開展大鳴、大放、大辯論運動。在大家鼓動下,我曾經寫過一張小字報,介紹船舶登記局,最后建議遷往上海。同年7月馬輝之副部長在全部大會上,向大家講解調整部內機構的初步方案,講到船舶登記局時還說到遷上海的事。8月初,部體制小組梁榮華提醒我們:上海市委曾多次向中央報告,中央各部委已有不少直屬機構設在上海,建議不要再來上海了。但是,他又說,如果真有需要,還是可以報中央批的。12月,馬輝之副部長宣布部內司局設置,船舶登記局由行政單位,改為事業單位,對于局址,是北京還是上海,沒有說。

1958年1月,朱天秉工程師又從機務局調回船舶登記局,任主任工程師。那時沒有總工程師一職。主任工程師是業務技術的最高職位。張致遠局長指派他和我去上海,聽取航運和船舶設計部門對驗船工作的意見,會同1957年3月部里派去上海的程梓棟籌備遷局事宜。朱天秉工程師是解放前中國驗船協會發起人之一,時任中國油輪公司總工程師,在上海航運和造船界有良好人脈。我是局里遷滬積極分子,兩個人在上海有家可住,時間長也不增加局里財務負擔。我們先去打前站,他在一個月內隨后就來,著手辦理遷局。他還讓我把行李帶上。事實上,我的行李很簡單,主要是參考書。

臨行前,張致遠局長向我作了專門指示,遷上海事要抓緊,船舶登記局已成立一年多,這件事還未辦妥。他的具體設想是,遷上海后與上海港務局合署辦公,掛兩塊牌子。船舶登記局局長兼上海港務局副局長,但對外不公開。經費如何解決再研究。主管船舶登記局的朱理治副部長個人同意這個意見,但部領導尚未討論。上海港務局韓克辛局長曾來電報,同意掛牌,但不另外成立新機構。

到上海后,上層和公關方面,有程梓棟處長和朱天秉主任工程師負責,我只是跟著船舶檢驗科的邵丹卿科長和馬家驥副科長到各個單位去聽取意見,倒也了解了不少船舶檢驗方面的情況,學到不少知識。一個多月過去了,我們沒有閑著,一邊工作,一邊等。卻一直沒有張致遠局長的音訊。

3月,張致遠局長調去天津中波合營輪船公司任總經理,交通部派謝中峰任船舶登記局局長。4月,他與部領導研究后,決定船舶登記局仍留在北京。

我們在上海的工作就此結束,返回北京。一次謝中峰局長單獨找我談話,說船舶登記局是新建單位,好多事情要請示部領導才能決定,留在北京比較方便。這次談話,也算是給了我一個安慰吧。


文章來源: 中國船檢

逆水寒 生活技能那个赚钱